主页 > 会议早报 >佩吉再次出任 Google CEO 背后的故事 >

佩吉再次出任 Google CEO 背后的故事

2020-06-18 03:56:47 来源 : 会议早报 点击 : 457

佩吉再次出任 Google CEO 背后的故事

贾伯斯回归苹果,成了科技界的传奇故事。科技公司初创阶段,创始人的激情和远见是最大驱动力,但是在公司的壮大时,他们常常缺乏足够的经验来运营,于是,投资人会找个更有经验的人来做 CEO,就是所谓的「成人监管」。

在亚马逊(Amazon)发展的早期阶段,贝佐斯也曾把 CEO 让给他人。 Google 的赖利·佩吉(Larry Page)同样如此。在让出 CEO 位置后,他逐渐淡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但是,新的挑战和危机促使他再次回归。事实是,他从未放弃改变世界的野心。Business insider 最新的一片文章讲述了佩吉回归的故事。

如果 Google 需要 CEO,那个人应该是贾伯斯

1999 年上半年,Google 在飞速发展中,但是没有任何盈利。要维持公司的增长,必须有大量资金的投入。佩吉和布林开始寻找新的投资人,不过他们有一个重要条件,他们必须对公司的发展绝对的控制。一开始,硅谷的风投们嘲笑了他们的想法。Google 仍在不断增长。不久,硅谷的两个大型风投公司 Kleiner Perkins 和红杉资本(Sequia Capital)向 Google 注入了 2,500 万美元。他们同意佩吉和布林对公司的主控权,但是提出一个条件,26 岁的佩吉必须让出 CEO 的位置。佩吉同意了,但在交易完成的几个月后,他找到了 Kleiner Perkins 的合伙人 John Doerr,说他和布林改变了主意。「我们真的觉得,我们两个人能够运营公司」,他说。

John Doerr 没有同意。他认为佩吉还没有运营大型企业的能力。为了改变佩吉的想法,他建议佩吉和大型科技公司的 CEO 见面,问问他们是怎幺工作的。在与许多 CEO 见面之后,佩吉对 Doerr 说,如果 Google 需要 CEO 的话,那幺这个人应该是贾伯斯。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随后,两个人开始寻找其他候选人。Doerr 介绍了 Novell 的 CEO 施密特。与其它 CEO 不同的是,施密特曾是个软体工程师。Google 正在使用的一个体中,还有他多年前写的程式码,这使佩吉对他很有好感。布林喜欢施密特的原因是,施密特每年参加内华达沙漠中举办的火人节。2001 年 3 月,施密特成为 Google 的董事长,8 月,他开始担任 CEO 职务。

他想要解雇所有的专案主管

2001 年 7 月,施密特还没有担任 CEO 的时候,佩吉突然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决定,他要解雇公司所有的专案主管。他认为,Google 只应该雇佣最有才华的工程师,专案主管是一个多余的层级,而且这些人会干扰工程师的工作。于是,他决定对公司改组。所有的工程师都要向公司新来的工程副总裁 Wayne Rosing 报告工作,而 Rosing 直接向他汇报工作。

Google 的人力资源主管 Stacey Sullivan 认为佩吉的计划蠢透了。施密特同意她的看法。Billy Campbell 也是同样的想法。他让工程师们去佩吉的办公室说出自己的看法。工程师们告诉佩吉说,他们都需要管理者,一个能解决纠纷,把握方向的人,但是佩吉决心已定。

于是,在某个下午,130 多位工程师和 6 位专案主管来到了佩吉办公室前面。在 Wayne Rosing 宣布了佩吉的决定后,专案主管们惊呆了。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他们在全体员工面前被解雇了。工程师们也要求一个解释。佩吉解释了他这样做的原因,但是没有人信服。

最终,这些专案主管没有被解雇,而是吸收到了 Google 的运营团队,由 Urs Hozle 领导。佩吉的改组也没有取得成功,很快,Google 又开始雇用专案主管了。

「他是我偶尔有空闲时间的原因」

在施密特担任 CEO 之后,Google 逐渐成长为大型的国际公司。施密特雇佣了高级主管,构建了销售团队,并且使 Google 成功上市。不过,在 Google 内部,员工们仍然把佩吉当做真正的老板。在最初的几年里,佩吉牢牢把握着公司产品的开发。直到他雇用了产品管理副总裁后,工作才慢慢放鬆下来。

在施密特的建议下,佩吉雇佣了 Excite@Home 的 Jonathan Rosenberg。两个人的关係一开始并不好。佩吉嘲笑 Rosenberg 的工作计划,也不同意他雇用的项目主管。后来,梅丽莎·梅尔(Marrissa Mayer)对 Rosenberg 说,他应该放弃雇用 MBA 学位的人,而是选择对商业有兴趣的电脑科系毕业生。Rosenberge 採纳了这个建议,佩吉这才让步。

几年之后,佩吉带着母亲参观公司总部,遇到了 Rosenberg。「他是做什幺的」,佩吉的母亲问。

「一开始我也不确定」,佩吉对母亲说,「但是我现在知道,他是我偶尔有空闲时间的原因。」

Gmail 加载速度太慢了

佩吉逐渐淡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在参加会议的时候,他会带着一台电脑,忙自己的事情。后来,他乾脆不再参加会议,也不再接受外界採访了。

但是,他一直没有放弃过对产品的关注。2004 年,在发布 Gmail 之前,Paul Buchheit 在佩吉的电脑上演示了产品。佩吉做了个鬼脸。「太慢了,」他说。

佩吉坚持说,页面载入花了 600 毫秒。「你不可能知道这一点」,Buchheit 说。当他回到办公室查看服务器日誌的时候,他发现,佩吉是完全正确的。

Android 完全是佩吉的主意

即使在 Google 的早期阶段,佩吉就希望公司不仅仅是一个搜寻引擎,他想要把全球图书放到网上,供所有人观看,还要把世界搬到网上,以便人们进行搜寻。在施密特担任 CEO 期间,这些项目获得了持续的发展。Google 图书和 Google 街景都变成了广受欢迎的产品。

2005 年,佩吉想要所有人都能在手机上使用 Google 服务。于是,他让公司的企业发展部门买下了一家初创公司 Android。这花费了公司 5,000 万美元。在交易完成之前,佩吉没有告诉施密特这件事情。布林对此非常了解,但是他没有太大的兴趣。佩吉把 Android 当做独立的团队运作,给了安迪·鲁宾(Andy Rubin)充分的自主权。Android 团队甚至有自己的大楼,一般的 Google 员工无法进入。Android 成为了佩吉的热情所在。

新的弱点

Google 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公司。2010 年,它的市值达到 1,800 亿,员工达到 24,000 人。与此同时,公司也开始面临新的挑战。许多人说,它已经变得官僚化了。它也不再是硅谷最酷的公司,一些员工去了 Facebook。2010 年,Facebook 的 1,700 名员工中,142 个来自 Google。

公司还有另一个问题。在发展早期,佩吉鼓励观点碰撞,造就了一种不留情面的争论氛围。施密特并没有成功扭转这种作风。高管们之间不断冲突。许多人成了竞争对手,有时候会拒绝合作。

2010 年秋,佩吉感觉到了 Google 新的弱点,更为让他担忧的是,公司似乎没有太大的野心了。他想到,Google 近期唯一重大的决定是 Android,而施密特对此并不感兴趣。他开始怀疑,施密特能够顺利领导公司走向未来。在接受 Steve Levy 采访的时候,佩吉表达了他对公司发展速度和规模的不满。

我们要做人们离不开的产品

在公司的一次产品讨论会上,佩吉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沮丧情绪。当时,一位主管提出了帮助用户线下购物的新产品。他介绍产品的时候,一直默默看手机的佩吉突然打断了他。「不」,他说,「我们不做这个。」

屋里安静了下来。

「我们要做的产品,是能够用科技为数千万的人解决重大问题。看看 Android,看看 Gmail,看看 Google 地图,看到 Google 搜寻。那是我们要做的是事情,我们要做人们离不开的产品。」

当年 12 月,佩吉、布林和施密特开始会面,讨论公司的发展。2011 年 1 月 20 日,在 Google 的盈余电话会上,施密特宣布,佩吉将再次成为公司的 CEO。那一天,施密特在 twitter 上发了一条信息,「不再需要成人监管了」(Adult-supervision no longer needed.)。

一个不同的赖利·佩吉

在佩吉担任 CEO 之后,他对公司的部门进行了改组,并且做出了许多大胆的决策。或许更重要的是,他决定改变公司里不断争吵的工作气氛。2013 年 2 月,Google 的高阶主管们来到了纳帕山谷的卡内罗斯客栈酒店,参加每年一次的私密会议。第一天,佩吉做了一番讲话。他说,Google 的野心非常大,但是,要达成这个目标,高管们必须停止彼此之间的争斗。从现在开始,Google 要对争斗零容忍。

他说,在 Google 早期发展的时候,高管之间的争论是必要的。如今,Google 需要实现 10 倍的增长,开创全新的市场,以未曾想过的新方法去解决问题。为此,Google 的高管们必须学会合作。

佩吉的讲话使高管们很惊讶,特别是老员工们,有些人还想起了他解雇所有专案主管的往事。他们看到,如今的佩吉已经不是那个在宿舍搭建 Google 第一台伺服器的孩子了。

图片来自 businessinsider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