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事例家居 >悲伤与快乐的音乐引起不同的脑部活化型态 >

悲伤与快乐的音乐引起不同的脑部活化型态

2020-07-10 00:30:32 来源 : 事例家居 点击 : 429

悲傷與快樂的音樂引起不同的腦部活化型態

我们在生活中可以听到各种流行歌曲,不同的音乐风格,让听众产生了不同的情绪。慢歌使人感伤,独自沉湎于往事的点点滴滴;快歌则可以促进群众的同步舞蹈,一起嗨到最高点。悲伤与快乐的音乐各具功能,这两种音乐究竟会引起什幺样的脑部神经活化型态呢?

瑞士学者Trost等人,在2012年发表了一篇脑造影研究论文,文中指出,沉静内敛的音乐活化了听众脑中的腹侧中央前额叶(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VMPFC)后方区域,而令人兴奋的音乐则活化了大脑两侧的听觉皮质与运动皮质[1]。过去有许多文献指出,腹侧中央前额叶后方与邻近的前扣带皮质膝部(perigenu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 PACC),整合了从其他脑区传来的情绪讯息及身体感受,在内省(introspection)、情绪同理心(emotional empathy)、情绪调节(emotion regulation)中位居枢纽角色,因此,沉静内敛的音乐似乎促使听众以同理心去感受乐曲中的细腻情绪,进而调整自己的心情。另一方面,令人兴奋的音乐则促进了声音讯息的处理,并且让听者想像种种动作,这些动作可能跟音乐中充满活力的节奏息息相关。

悲伤与快乐的音乐引起不同的脑部活化型态

图一、当我们聆听沉静内敛的音乐时,大脑的腹侧中央前额叶(VMPFC)与前扣带皮质膝部(PACC)之交界处活化增加。(图片来源:Frontiers in Psychology, 2012, 3, 303)

德国学者Taruffi等人于2017年发表研究论文,再度指出音乐风格跟自我内省的关联。这项研究发现,聆听悲伤音乐之际,听众较容易联想到水、悲伤、自然、爱、情绪、人生、平静、过去、未来,跟自我的内省状态较为接近。相反的,在聆听快乐音乐之际,听众较容易联想到舞蹈、快乐、夏天、孩童、沙滩,跟群体活动较为相关。脑造影实验进一步显示,跟快乐音乐相比,悲伤音乐暂时提升了听众脑中的预设模式网路(default mode network)之主导地位[2]。

悲伤与快乐的音乐引起不同的脑部活化型态

图二、聆听音乐时,两百多位受试者对于当时联想内容之文字描述,分析而得的文字云(word cloud)。字体越大表示该词彙出现次数越多,而偏蓝或偏黄的颜色各代表所聆听的是悲伤音乐或快乐音乐。(图片来源:Scientific Reports, 2017, 7, 14396)

人们在无所事事、出神发呆时,大脑并未关闭,而是进入了「预设模式」。所谓的预设模式网路,便是我们休息时活化增加的脑区所形成的网路,这个网路有两大核心,前方的核心脑区为中央前额叶(包括腹侧及背侧区域),后方的核心脑区则是后扣带皮质(posterior cingulate cortex)及邻近的楔前叶(precuneus)。

近十余年来,有数千篇学术论文在探讨预设模式网路的功能,认知神经科学家逐渐发现,预设模式网路掌管着高阶的「心理自我」。举例来说,当我们静下心来,细细品味过往的人际情感牵绊,在自省中追寻人生意义,进而遥想未来,此时脑中的预设模式网路便会活化。Taruffi等人[2]发现,悲伤音乐可以导致思绪飘荡(mind wandering),并且暂时提升预设模式网路的主导地位,这项发现相当符合我们对于抒情歌曲的印象;许多抒情歌曲都适合在独处时聆听,藉由感伤音乐来面对自我、沉澱心灵。

悲伤与快乐的音乐引起不同的脑部活化型态

图三、当我们不再专注于手边的事务,出神发呆,思绪飘至远方,此时脑中的预设模式网路便会活化,这样的发呆状态可能有助于创意思考与了解自我。(图片来源:It’s Them: What To Do When You Feel Undervalued at Work)

在忙碌的工商社会里面,聆听悲伤音乐似乎是生活中特别珍贵的抒情时刻(lyrical moment),这种音乐让我们远离尘嚣、感怀伤逝,同时也带来温暖与希望。一般而言,沉静内敛的音乐有助于人们重温往事、重整自我,而预设模式网路各个脑区在这类心理活动中究竟如何分工?如何合作?则有待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Trost W, Ethofer T, Zentner M, Vuilleumier P. (2012). Mapping aesthetic musical emotions in the brain. Cerebral Cortex, 22(12), 2769-83.

[2] Taruffi L, Pehrs C, Skouras S, Koelsch S. (2017). Effects of sad and happy music on mind-wandering and the default mode network. Scientific Reports, 7, 14396.

相关阅读